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

第 48 章(2 / 2)

古典制约 蒸汽桃 9114 字 3个月前

薛镜安踏实了,轻轻叹了一口气,“我有时候真的觉得我在王征那歇斯底里走的那些背字儿,都是为了遇见燕老师攒的人品。”

燕知不太知道什么叫“攒人品”,但听起来好像是在夸他,有点脸热,“没别的事儿,我们今天就到这儿吧。”

等薛镜安出去,燕知点了一点人工泪液,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儿,给林医生拨了视频电话。

“嗨,知。”林医生接的很快,“工作交接还顺利吗?”

“休太好了,实验室的工作推进得很好。”燕知笑了笑,“林医生,太辛苦你们了。”

“这没什么,”林医生温和地回答:“这几天我一直在和你在这边的主治沟通,根据你的用药史和主要症状制定了新的治疗方案。”

“我知道,休跟我提了一下。”燕知点头。

他的手心出了一些汗,眼前也一阵阵模糊。

但他只是安静地等待着。

“因为你之前的用药问题,我不再建议你过多地使用镇定性药物。你可以继续结合橡皮筋疗法,但我现在很担心你停掉之前的药,达不到理想的治疗效果。”林医生稍微停顿了一下,“所以我们商议的结果是药物辅助深颅多位点磁刺激,是现在比较前沿的一个治疗方法。”

燕知自己是神经方向的研究者,对经颅刺激有一定认知,但并没有尝试过治疗,“深颅磁刺激?”

“对,它是非侵入式的,不像是药物会带来长久的副作用,但还是会有眩晕和阶段性听力下降等潜在风险。这些都因人而异的,所以我一定要提前告知你风险。”林医生从屏幕里望着他,“有一定的概率,会带来很不好的治疗体验。”

“那效果呢?”燕知最关心这个,“大概治疗周期是多久呢?”

“治疗周期是配合你的具体情况来调整的,”林医生

说:“比如你现在,比较理想的治疗频率是一周一次。后期如果你好转了,就可以调整成两周一次。如果长时间地无症状发生,就可以考虑进入保守维持阶段,三个月到一年进行一次。”

“也就是说,这项治疗可能可以让我不再产生幻觉?”燕知盯着屏幕,有几秒眼睛很酸,但他没有眨眼。

“现有的相似案例还比较有限,治愈率大概有百分之四十。”林医生再次提醒他,“并且有概率会引起严重的副作用,尤其是在治疗前期,甚至有可能会导致典型症状的阶段性缓解前加重。”

“好。”燕知冲着屏幕笑了,“太好了,林,谢谢你。”

他的手心里全是冷汗,但他想到牧长觉前几天说的“能不能不走了”。

不是百分之百,但他终于有机会可以去极力争取一个答案。

挂断电话,燕知坐在办公室里平复了一会儿,心脏还是跳得有点不舒服,眼前也时不时发暗。

推开办公室门的时候,他看见牧长觉有点意外,“你怎么上来了?”

但其实他看见他,还是忍不住放松了一些。

牧长觉冲他笑笑,“等得着急,想早点见你。”

燕知跟他并肩走到电梯,听见他问:“努力整整一下午了,天天累不累?”

电梯门开了。

正是下班时间,里面已经有了几个人。

“有点儿,但是解决了很多问题,心里面轻松一点。”燕知想着林医生的话,忍不住长长舒了一口气,“很多事情都算有了转机。”

电梯里有人回头看他。

燕知不觉得意外。

他自己就时常被人盯着看,更何况牧长觉再怎么遮也过于惹眼。

“是什么事,能给我讲讲吗?”牧长觉靠着电梯的一侧,偏着头看他。

燕知避重就轻,“实验室里一个学生跟之前的实验室有冲突,今天算是解决了一大半,后面也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“嗯,天天总是很有办法。”牧长觉低头亲了他一下。

燕知不好意思地脸红了,“你别这样。”

靠近按钮的男生一直看着燕知,电梯刚下到五楼,他就按了“3”,门一开就立刻下去了。

燕知心里装着新的治疗方案,并没太注意。

他看着电梯一层一层下到一楼,想从靠着的扶手上撑起来。

电梯门“叮”的开了。

他太累了,下意识地仰起头看身侧:“牧长觉,你……”

身边的一个女孩子按住开门键,有点紧张地问燕知,“燕老师,您是不是不太舒服,需要我帮您叫人吗?”

一开始燕知还没明白她在说什么,直到看见大步从电梯外走来的人,一瞬间像是被一桶冰水从头浇下来。

牧长觉根本没上楼。

燕知保持着看向女孩的姿势,半天没能说话。

“怎么了?”牧长觉走到电梯门口,友好而得体,“我打扰了你们的对话吗?”

女孩犹犹豫豫的,也没敢看牧长觉,“燕老师好像有点不舒服。”

牧长觉直接走进电梯,把燕知从厢壁上扶起来,单手撑在他腰间,跟女孩说:“他是不太舒服,刚打电话让我来接他,可能电梯信号不太好听不清楚。”

燕知不扶着他几乎站不住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牧长觉还是那种近乎温和的语气,用其他人刚好能听见的音量说:“早跟你说不要用这种隐藏式耳机,时髦是时髦,但是音质太差,在电梯里更听不清了是不是?”

他捋了一下燕知的头发,轻轻一握收起手指,“我先给你收着,下次不要戴了好不好?伤耳朵。”

女孩原本在电梯边犹豫着,终于松了口气似的,“没事儿就好,没事儿就好,那我先走了。”

牧长觉极温和地朝她笑笑,“太谢谢你了,同学。”

看着电梯里的几个人都走了,牧长觉扶着燕知低声问:“感觉怎么样,还能走吗?”

燕知的虚汗在额角聚了一层。

他的目光沉得抬不起来,“你知道了。”!

蒸汽桃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:

:,

:,

希望你也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