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

第 56 章 正文完结(1 / 2)

古典制约 蒸汽桃 12290 字 4个月前

“你还要什么名分?”燕知低声问。

“天天这话说的,什么叫我还要什么名分,我怎么能不要名分?”牧长觉护着他的肚子,来回揉了两下,“宝贝你信用好低的,之前好多次说不要我就不要我,一点不对我负责任。我再不要名分,半夜都得惊醒几回。”

“我不跟你说了,你都没正经话。”燕知要从他怀里脱出来。

“你看你,”牧长觉不松手,反而把他缠得更紧了,“我不跟你说,你说我不相信你瞒着你。现在我跟你说,你又觉得我没正经话。那我怎么办,下次吓醒的时候挂你身上哭一会儿?”

燕知听完,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话,“你晚上真的醒几次吗?”

“醒。”牧长觉煞有其事地点头,“你听过刚生了小宝宝的妈妈每天晚上都得起来看看小宝宝吗?我就跟那种状态差不多,看看我天天饿没饿哭没哭,被子有没有盖好……”

“牧长觉你住口。”燕知本来都真有点担心了,但是又给他两句话说得脸热得不行,“你别说了,你到底怎么样才行?”

“我如果没人牵制,就是近乎危险的复杂和永不安歇的固执。”他重复桑晚宜的话,一字不差中多了淡淡的得意,“你得牵制我。”

“我怎么牵制你?”燕知声音又低下去。

牧长觉往燕知的锁骨上凑,“我记得我刚找着你那天晚上……”

“牧长觉!”燕知拿着那个小水果叉把他叉开,“你怎么就不能不提……”

“我怎么能不提?你把我当别的……东西睡了一晚上,让我管你叫完‘老师’叫‘爸爸’,我还不能提?”牧长觉根本不怕他那个小叉子,“我就要提,你那天晚上还跟我商量了一个别的事儿,你想想还记不记得。”

燕知慌了。

因为这个事儿牧长觉可以说是信口拈来,每次都有点新的版本。

他自己能回忆上来的场景都没什么台词,全是动作。

燕知根本不记得自己当时还说什么了,“商量什么了?”

“你跟我说了一个教堂。”牧长觉几乎把燕知完全包进了怀里,“你说以后带我去那结婚。”

燕知不确定,“可我还没……”

“你没想好什么,我帮你想。”牧长觉说一句话就在他脖子上蹭一下,“是想以后病好了找个年轻的,还是以后病没好又有个好理由把我扔了?或者世上的人怎么看我,怎么看你?还是想你我的家人朋友事业?”

燕知让他说得无话可说。

牧长觉把他的顾虑全说出来了。

“你别想了吧,燕天天。”牧长觉的嘴唇若即若离地贴在他的颈静脉上,“你想想我,想想我把孩子弄丢了之后觉得当人是真的没意思,但万一他还看着我呢?我为什么演戏,因为我很担心如果连这两眼天天也看不着,他难受了该怎么办。我为什么体面,因为我为人兄长为人依靠不能给天天丢人。我为什么像他们说的死过一次又回来,宝贝,因为

我舍不得。()”

燕知让他说得呼吸急了起来,你威胁我。?()”

“是啊,我威胁你。”牧长觉用手轻压他的胸口,“如果你还害怕我,就可以用我压压惊。”

--

本来燕知在家歇了几天已经觉得没事儿了,但牧长觉觉得不行。

牧长觉现在完全不掩饰了,动不动就“你不听我的我可哭了啊”。

虽然他没再真哭,但还是成功硬按着燕知在家里踏实躺了小一个礼拜,等手上和膝盖上的血痂慢慢开始掉了才让他自己走动。

等燕知再回学校,都要快放暑假了。

但康大的研究生都卷,基本还百分百在岗,能以一己之力水动整个校园论坛。

【燕知回学校了啊啊啊啊,他今天扎了个苹果揪揪,凭什么啊男的凭什么这么可爱啊!】

【真的诶,显得年纪好小啊像高中生!】

【我呼吸不了了……他真的,适合跟我办一场梦中的婚礼。】

【呜呜呜我失散多天的老公,感觉怎么又漂亮了好多?】

【脸蛋鼓了一点儿!气色看着好了!!】

【我今天就要实行我的临时立法权!燕教授这种长相扎这种头发是违法的!容易把我可爱洗!】

【我老公旁边怎么老有牧长觉,我真的会崩溃……虽然是牧长觉但是是燕知啊!!】

【牧长觉挺好的,让我有很强的危机感,等一个澄清。大明星请找大明星,燕老师属于康大。】

【虽然微博说只差正主盖章了,但我不信,等澄清。】

燕知对自己在论坛上掀起的风浪一无所知,正在珍惜自己争取到的校内十五分钟散步机会。

今天院长约了他到实验室谈话,还有十几分钟到约定时间。

要谈什么燕知其实心里有数,所以反而没什么好紧张的。

六月中天气挺热了,但是燕知不怎么怕热,走在树荫里反而挺舒服的。

他在前面走,牧长觉就在后面慢悠悠地跟着,并不像在家的时候抓住每一个机会找他说话。

但就像是燕知小时候那样,他一回头牧长觉就立刻问他,“怎么了?”

燕知摇摇头,“看看你热不热。”

“热了?”牧长觉跟上他,把手里的随身杯拧开递给他,“喝点水。”

杯子里是温糖水,燕知喝完又稍微出了一点汗,抬手抹额头的时候才发现有点不对,手指在头发上压了两下,摸到了自己头顶的苹果揪,“牧长觉!你怎么都不告诉我啊!”

他前几天低烧的时候忽冷忽热,牧长觉不让一直开空调。

燕知想说开会儿电扇总行吧?

牧长觉:“不行。电扇风硬。”

燕知喊热他就给慢慢扇扇子,白天晚上守着。

燕知热的时候老出虚汗,头发黏着不舒服。

牧长觉就用他那根小黑皮筋把他刘海拢了拢在头顶扎了个小揪。

() 扎起来一个是凉快,一个是省事,燕知后面那几天老爱让牧长觉给扎起来。

牧长觉嫌他那个皮筋旧了,买了一大把五颜六色的小发圈。

燕知一开始以为那些就是学校门口小饰品店里那种五块十块的,毕竟他那根黑的也就几十美分,用了好多年。

直到他偶然看见垃圾桶里的商品清单,隔着院子喊人,“牧长觉!”

牧长觉正在厨房给他熬绿豆汤,立刻大步跑出来,“怎么了?哪儿不舒服了?”

燕知拿着那张镂花卡纸,“一根皮筋四千六?你……”

“我看看什么东西?”牧长觉把纸接过去,“哦这个,这个的设计灵感是燕子。”

燕知看着上面只能看出来是黑白相间里有个红点的发圈,哑口无言。

过了一会儿燕知才恢复语言功能,“这几个小皮筋你到底花了多少钱?”

“我再买几个便宜的行吗?平均一下也没多少钱。”牧长觉摸摸燕知的卷发,“多好看啊,不喜欢吗?”

明明很清楚牧长觉最喜欢逻辑诡辩,但燕知又没办法跟他胡搅蛮缠。

牧长觉看他不说话,垂下眼睛,“我不喜欢那个黑色的,它总提醒我做得不好。”

“停。打住。”燕知竖起一只手,简直要对橡皮筋脱敏了,“买了就买了,下次别买了。”

燕知轮着戴牧长觉新买的小皮筋,总算把他的嘴堵上了。

今天他跟院长约的下午面谈,上午洗完澡就习惯性地把刘海扎起来了。

结果出门他忘了,牧长觉也没提醒他,就这么走了一路。

“扎起来也好看啊。”牧长觉一边说,一边顺着燕知把他头顶的皮筋小心拆看,理了理他的刘海,“行,现在也好看。”

燕知瞪了他一眼,看了看时间,“该过去了。”

“燕教授有本事呢,”牧长觉把他后颈的发尾也理了理,“人家约谈都是去就院长,我们天天不一样,是院长过来就你。”

燕知也不是一点压力没有,“原先王征是院长一队的,今天过来如果不是来缓和气氛,应该就是要施压。”

“进步很大呢。”牧长觉先夸夸他,“但他的影响力只是这一两年上来的,靠的那位大树刚好我也有点认识,你不用特别怕这位邹院长,他很快就要忙起来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燕知偏头看他,有些困惑。

“没什么特别的意思。”牧长觉揉揉他的后颈,“康大这等学府,院长自然应该能者居之。要是邹院长学术能力和眼界不能同时服众,那就会过得很充实。”

燕知到办公室的时候,前一阵还极为得势的邹院长也刚到。

他新添了不少皱纹,显得整个人萎靡了不少。

看见燕知,他主动伸手,“燕老师。”

燕知轻握了一下他的手,跟他介绍身后的人,“牧长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