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

第 48 章(1 / 2)

古典制约 蒸汽桃 9114 字 5个月前

燕知有一片刻的恍惚,几乎就要答应了。

但是那些做过隐私/处理的药就放在二楼卧室的床头上,每天被牧长觉当成营养补剂,一样一样地数出来,放在他的手心里。

燕知多希望那真的都是维生素。

“我现在很多事情还没想清楚,”燕知低着头回避,“你别说这种话了。”

牧长觉揉揉他的手,“那我们各退一步,你在我伤好之前别走,行吗?”

燕知想了想,还是犹豫。

“天天。”牧长觉又稍稍靠近了他一些,“伤口疼。”

燕知有点担心地摸了摸他额头,“没发烧,有什么别的感觉吗?”

“没发烧但是我头晕,”牧长觉把他搂紧了,“可能是因为我心里没底。”

“……那我这两天先留在这儿。”燕知沉默了一会儿,松口了。

六月雨多,燕知除了跟着牧长觉去过几次片场,几乎没怎么出过门。

等他能借助眼镜看见东西的时候,燕知就想去一趟实验室。

毕竟总是让惠特曼教授帮他推动实验室也不现实。

牧长觉开车把他送到生科院楼下,想跟着他一起上楼到实验室。

“我估计要挺久的,”燕知还惦记着他的胳膊,“你该去趟医院检查一下了吧?”

“去医院也是重新包一遍纱布罢了,”牧长觉摇摇头,“我还是想让你给我包。不方便我上去的话,我就在大厅等你。”

他总是在做一些恰到好处的让步,让燕知很难一直坚持拒绝。

燕知一个人上了楼。

他刚一出现,实验室就七嘴八舌地炸锅了。

“燕老师呜呜呜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们了!”

“梅时雨你别扒老师身上行吗?你不沉吗?滚下来!”

“燕老师我好想你燕老师……”

“梅时雨你快起开吧你!燕老师你身体好点了吗?”

……

燕知跟他们打过招呼,“好多了,你们的工作汇报我都看了,这周末之前会给所有人答复。”

“好冷酷的回答啊,知,”惠特曼教授从学生后面走出来,“但你的实验室真的很棒,我们一起工作得非常愉快。”

“谢谢,休。”燕知由衷地说:“多亏了你和林,如果不是你们在,我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。”

“这就是家人的意义对吗?”老人耸耸肩,“当然,家人中有一位太努力的同事……还是一件非常有压力的事。”

“我已经荒废了一段时间了,”燕知跟他一起往办公室走,“现在有精力了,还是应该赶紧把进度拉回来,不然只会越拖越迟钝。”

“我支持。”惠特曼教授点头,“毕竟我不能完全替代你的工作。我整理了实验室现有的课题中不够稳定的点,它们到了后期有概率会影响你的工作推动。你可以提前准备一些解决方案,一旦你推进到相关环节,最好能尽快地跟

我详细跟进。”

现在的休·惠特曼表面看上去松弛友好,但他年轻的时候也是以拼命著称的。

他看着燕知笑笑,“我特别希望你一切都好,知,所以我珍惜你每一秒的才华。在一些事情上,我的态度和林不一样,但我希望你不要觉得我在给你压力。”

“当然,休,别担心。”燕知摇摇头,“你们两个都是对我最好的人,我自己也知道怎样处理问题。”

“不不不,知,”惠特曼教授稍微偏了一下头,“即使到了我这个岁数,也还是很多时候不知道怎么处理事情。而你,请原谅我,在我心里永远是一个小男孩。所以你不需要知道所有问题的处理方法。如果你遇到任何困难……”

惠特曼教授像过去那样,从镜片上方看着他,“亲爱的知,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不知道如何求助。”

燕知笑着垂下目光,“不会的。”

“那就是最好的。”老人拍拍他的肩,“我永远相信你。”

燕知关心惠特曼教授在斯大的工作,“你什么时候回去?”

“这周吧,实验室对接对你来说应该很简单,”惠特曼教授打开手机翻看日历,“或者你有其他需要帮忙的,我还可以在这里多留一周。”

“这周我应该就可以正式恢复工作了,”燕知想到林医生,“林跟你一起回去吗?”

“她不太放心你,想在这边多留几天。”惠特曼教授耸耸肩,“不过我很怀疑她是想多吃一段时间的中餐。”

他举起一只手,“哦,有件重要的事,林让我今天带句话给你,她担心提前跟你说了会让你有压力。”

燕知稍微有点紧张,“什么事?”

“她跟这边的医院给你做了新的联合治疗方案,想问问你的意见。”惠特曼教授说:“所以等你今天完成了实验室的工作,给她打个电话,好吗?”

燕知稍微定了一下神,“好。”

因为他有一阵子没来,光看工作汇报终究是太片面的。

燕知把实验室的每一个学生都喊进来,单独进行了当面讨论。

薛镜安是最后一个来的。

她讲完课题却没有立刻离开,有点犹豫又有点激动地站在门口。

“怎么了?”燕知把刚才讨论的内容纪要存档,抬头看她,“还有事儿吗?”

“之前王征那篇文章被撤稿了,而且期刊上还做了相关利益冲突的警示通报,很多公众号都转发了。”薛镜安的兴奋压不住了,“说实话这种冒名发文章的情况我之前听说过可多了,但几乎全部不了了之。燕老师你太厉害了,我从来没想过这一城还真的能扳回来。”

燕知把眼镜摘了,稍微有点疲惫地揉了揉眼睛,“不是说事情一直错,就能变成对的。王征用你的工作,安着别人的名字发表,就是违背了学术道德的。我们能在冲突取胜不是因为我厉害,是因为工作的确是你做的并且保留了足够多实质性的证据。”

薛镜安被他带着冷静下来,又有一

点担忧,“不过燕老师,王征在免疫口其实挺有话语权,尤其他跟现在的生科院现在的院长走得很近,我怕他们为难你。”

燕知摇头,“他们不足以为难我,你不用担心。”

“不是学术上的,燕老师您今年才回来,现在学术界很多官/僚主义不是纯讨论科研能力的。”薛镜安抿了抿嘴,“其实王征的文章刚撤的时候,田老师就来提醒过我,要不然就把这项工作揭过去,他们不发我们也不发了。”

“这个看你自己。”燕知十指交叉搭在小腹上,“这是你的工作,发不发表是你的自由。如果你想要发表,我会帮助你起稿。如果你想好不发,那我们就把重心放在你现在的工作上。”

薛镜安的手指攥紧又松开,“这个工作我独立做了三年,有时候三天都睡不了五个小时。我要是发不了……会很不甘心。”

“这样直接说出来非常好。”燕知又抬手揉了揉眼角,“你需要什么就向我表达什么,不用因为外在因素纠结。我是你的导师,就像我的导师时常提醒我的,‘我比你想的要稍微强大一点,所以你可以尽可能地集中在学术工作上’,好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