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

第 47 章(1 / 2)

古典制约 蒸汽桃 8290 字 3个月前

燕知一愣,把牧长觉的伤和杭如许说到一半的话暂时忘了,讶异地仰着头,“你干嘛了?”

“找感觉。”牧长觉轻轻摸了摸他的脸颊,“你总在这儿跟别人聊天,分我心。”

杭如许立刻从燕知身边站起来了,“对不起打扰了,燕老师。”

“没事儿,不是,”燕知对杭如许挺不好意思,“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。”

“他怎么是你的工作了?”牧长觉语气里的带着淡淡的不满,“你的合同里写了主要指导我。”

“跟别人聊一下相关角色,不是也对你的工作有帮助吗?”燕知对工作上的事情不含糊,并不让步。

“诶你们那边儿!”单一更喊了一声,“今天还拍吗?还是咱们今天攒一伙人就拍两条?”

陈杰立刻对杭如许说:“杭老师,您和牧老师的戏。”

杭如许心领神会,“牧老师,要不咱们先继续?”

他看了看牧长觉,手心开始出汗。

“嗯。”牧长觉最后揉了揉燕知的手,“我们晚点儿说,你先休息一会儿。”

燕知轻轻把手抽走了,没说话。

牧长觉直起身跟杭如许一起往布景走。

杭如许秉着呼吸,看到牧长觉的神色从紧绷到平和,也不过两三步路。

牧长觉开口说话时又温和又得体,“杭老师,我方不方便问问,刚才您跟燕老师都讨论什么了?”

“我问了些他对江越这个人物的见解。”杭如许如实回答。

“能具体说说吗?我也好奇。”牧长觉仍然是那种不疾不徐的语速,却让杭如许忍不住绷紧了后背。

他把刚才跟燕知的对话大致重复了一下。

牧长觉沉默了一会儿,点点头,“杭老师这不是……理解得挺好挺贴切吗,怎么还特地去问他?”

杭如许被牧长觉前后叫了两声“杭老师”,出了一头汗,“我只是觉得燕老师是您的指导,肯定对‘江越’这个人物也有独到的见解。”

“啊……你提醒我了,”牧长觉很轻地努了一下嘴,语气几不可察地冷淡了一点,“他确实是我的个人指导。”

他冲杭如许很谦逊笑了一下,“往后你想讨论角色,可以直接找我。虽然我远不如燕老师,但是应该也凑合够用。”

杭如许后颈上的寒毛全竖起来了,“我知道了,牧老师。”

牧长觉下戏差不多是下午五点了。

他走到燕知身边,把他从椅子上小心扶起来,“等这么长时间,累了吧?我们回家了。”

燕知扶着他的手,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决定直说:“既然都来学校了,要不然我直接回公寓好了,这样也方便点。”

“回你自己公寓吗?”牧长觉的声音挺平和的,“你现在眼睛还没好利落,你打算回去之后怎么办呢?”

“我也不是完全看不见,而且感觉应该很快就能好……”燕知发现牧长觉没跟着他走

,在原地站住了,“怎么了?”()

牧长觉站了两秒又往前走,扶着他的手,“没事儿,你接着说。”

㈣蒸汽桃的作品《古典制约》最新章节由??全网首发更新,域名[()]㈣『来[].看最新章节.完整章节』()

燕知摸了摸牧长觉的手,“你手怎么突然这么凉,你不舒服?”

“你别管我,你接着说你的计划,你说你眼睛很快就能好,然后呢?”牧长觉低声问他,声音没什么力气。

“不是,你怎么了?你好好说话。”燕知着急了,呼吸立刻快起来,摸索着抓牧长觉的小臂。

“不急,没事儿,你着什么急?”牧长觉托着他的背,把他往怀里拢,“我就是刚刚被你气得有点发懵。”

燕知气刚喘匀一点,头抵着他的肩膀缓解头晕,声音里全是不明白,“你被我气得发懵?”

“你眼睛快好了,我胳膊还没好呢呀。”牧长觉贴着他的耳朵,“我刚才在戏里跟人肢体冲突,感觉伤口有点抻着了。本来想忍到回家让你给我看看,结果我这一下戏,就听你在这儿说你好了能自理能回自己家了。”

燕知顾不上还当着好多人,小心地在他胳膊上摸,“怎么抻着了?抻着哪儿了?”

“没事儿,不严重。”牧长觉带着他摸,把燕知的手放在伤口附近,“稍微流了一点血,回去换个药就没事儿了。你千万别着急。”

燕知摸着他衬衫袖子上的确是有一片温热的濡湿,立刻皱眉,“都流血了,怎么没事儿?”

“我一个人换药费点劲,但也不是换不了。”牧长觉叹了口气,“没事儿你回你公寓吧,我让小陈帮我个忙,晚上万一发烧了我能自己开车去医院,挺近的。”

“你别说了,”燕知用手心捂着牧长觉胳膊上那一块湿,“我去你家给你看看。”

“你真这么好?”牧长觉用那条好手绕住他的腰,“那我得报答天天吧?以身相许你估计现在不要,晚上我们吃小火锅好不好?”

燕知哪有心情管吃的,刚进家就要给牧长觉看胳膊。

“现在不怎么流了。”牧长觉扒着自己胳膊看了看,“应该没事儿。”

“刚才血都渗出来了,怎么可能没事?”燕知皱着眉,把眼睛凑到伤口附近努力看。

淡淡的铁锈味从牧长觉身上漫开,让燕知的神经稍有点紧绷。

“你怎么抻的?怎么好好的就崩开了呢?”燕知把他的衬衫往下扒,“你把这个脱了。”

“你不着急好不好?”牧长觉配合着他把袖子往下拽,说话慢悠悠的,“我想想我当时在干嘛来着……我可能就是场间休息跟人对戏的时候有两下推搡的动作,分心想着晚上天天吃点什么能有胃口,在片场等我这么辛苦。”

燕知不接他的话,鼻子尖快贴到他耳边上了,还是看不太清楚。

牧长觉把他拉开了,“我自己把旧的纱布解开,你帮我涂药,就跟上次一样,行吗?”

燕知配合他,把药尽可能轻地点在伤口附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