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

第 57 章 劲劲儿(1 / 2)

春枝寄情话 璇枢星 13288 字 8个月前

听完矜贵男生状似毫不在意,实则狠到极点的胁迫,“明白了,下次不敢了。”周驰不服气却又只能服软的答应。

躲到墙角去瑟瑟发抖的黎尔被蒙了眼睛,堵了口,塞住了耳朵,什么都听不到,什么也看不见。

朦胧又恐惧的心境并没有持续太久,一片漆黑里,她被人掏了耳朵里跟嘴里塞着的布团。

一下能听见,也能说话了。

给黎尔松绑的人用亮里透着磁的声音说:“别每天都劲劲儿的,不顾后果到处瞎冲,没人能管你一辈子。”

口吻带着无比的纵容。

说的是没人管你一辈子,像是在说反话。

有人会管你一辈子。

黎尔眼睛上的黑布条还没解,她看不见救他的人,只听得见男生说话的声音,处于青春期的清冽之中含磁的声线,咬字有特别的痞拽腔调,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,不像是苏城本地人。

十六岁的黎尔早就被吓傻了,她还以为只要周驰还在上学,他就不会做太坏的事。

事实是这种混混真的已经坏得无药可救,黎尔心疼倪涓雅,黎正勤也是个指望不上的软柿子。

要来帮倪涓雅要回被偷的人参,家里如果黎尔不来,就没人来了,她是鼓起十二万分勇气来的。

结果是她差点被周驰欺负了。

臭流氓真的敢叫人绑她捆她,夺走她的听觉跟视觉,想要染指她,能这么变态。

现在周驰不知道为什么,忽然一下,一起跟他的小弟都消失了。

因为这个人来了。

这个人是来救黎尔的。

要是这个人没来,黎尔今天会怎么样。

这个人认识黎尔吗,他怎么知道黎尔每天都劲劲儿的。那不是苏城话。

“劲劲儿的,是什么意思?”不先谢他,眼睛上蒙着黑条的黎尔用发沙的哭腔问。

“就是不安分,搞事情。”他给黎尔解释。

说完,他把根本忍不住一直在瑟瑟发抖的少女抱起来,送到台球馆收费最贵的包间里,让她坐在沙发上。

离开之前,他伸手摸了摸她布满泪痕的脸蛋。

绵软又富有弹性的触感从指尖传来,轻滚瘦凸喉结,他安慰她说:“妆花了,别哭了。”

用的语调比适才说的没人管你一辈子,更轻更宠了。

黎尔还在惊魂甫定的啜泣,没听出来他是在心疼她,以为他嫌弃她哭起来的样子很丑,哽咽着说:“呜呜呜……我脸上又没化妆。”

“是吗?”他轻笑一声,走了。

不久,台球馆的老板娘闻讯后很快来了,一个劲的跟黎尔赔礼道歉,“小妹妹,不好意思,周驰这个混账居然想在我这儿搞事情,我刚才忙着去招呼贵客了,走开了就没发现,下次我保证我的场子里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,你冷静冷静。”

“你先解开我。”黎尔哭着要求。

老板娘把少女被

捆的手解开了,摘下了她眼睛上系着的黑布条。

黎尔终于重见光明,哭得红肿的眼睛往四周到处晃动,却没有找到那个说话跟做事都像是劲风吹夏天树叶,会带来无比清新且肆意的人。

“他人呢?”黎尔问。

“谁?”老板娘说。

“抱我来这儿的人,从周驰手上把我救下的人。”黎尔很失望,怎么眼睛上遮蔽的黑布摘下,他不在了。

“走了,他们的台球打完了,出去吃晚饭了。”老板娘说完,站起身来,往窗户外看去,见到停在门口的那些超跑跟名贵轿车都驶离了,知道打电话叫她赶快来照顾黎尔的那个阔少爷已经走了。

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黎尔用手背抹了一下眼泪,泣声问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老板娘回答,“只知道他从北城来,不是思锐中学的学生。”

“他以后还会来吗?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唉,小姑娘,你下次不要再这么冲动啦,周驰是什么人,你不清楚吗,你为什么要去招惹他,要是今天没人救你,我也没发现他们在那个废弃包厢欺负你,你怎么办。还有啊,你可千万不要报警啊,警察不会管这种事的,你千万别把警察叫到我的地方来……算是我求求你。”

老板娘假好心,马后炮,帮黎尔料理一些皮外伤口,喋喋不休的劝懵懂无知的小姑娘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不要去报警,回去也不要告诉她家里人。

因为这里还要打开门做生意,谁不知道在这种地方纠集的都是一些捉奸范科的小流氓。要是警察来了,查出来什么,会影响台球馆的生意。

今天周驰确实是过分了,平时其实他不会这么鲁莽行事。

老板娘瞧黎尔的姿色,才十六岁就出落得人比花娇,猜周驰刚才绝对是色令智昏了。

黎尔自己也不对,面对周驰那样目无王法的混账,她就敢当着十张台球桌的人,狠狠刮周驰耳光。

老板娘问过了事情的起因。

今天周驰运气不好,遇上贵人了,周驰现在被他们拽上幻影,拉到别处去揍了。

“你不认识那个阔少爷?”老板娘观察黎尔,发现她根本不知道是谁救了她,老板娘还以为他们认识,阔少爷才会这么护着无知少女。

那个阔少爷看起来不像是热心管闲事的人。

“不认识,你认识吗?你告诉我他是谁,回头我谢谢他,给他买杯奶茶。”黎尔又用手抹了一把眼泪。

“我也不认识,但是他长得很高很帅,是国家青少年篮球队的,他们最近在苏大的篮球馆接受赛前训练,要是你想去找他,可以去苏大找他。”

黎尔才没那么闲,还跑去苏大找人。

刚才救黎尔的那个人也很痞很拽,他嘲笑黎尔每天都劲劲儿的。

他应该是一开始就留意到了黎尔扇周驰耳光,也留意到了周驰恼羞成怒的将黎尔拽去二楼废弃的包厢。

他故意晚来几分钟,是想要黎尔受到教

训,以后做事不要这么冲动,周驰这样的混混怎么可能是她这样的娇软少女能遏制的。

这都算了,他抱黎尔到这里来,还一直不帮黎尔松手上的绑,不摘掉黎尔眼睛上的黑布。

他就想要让她一直处于惊慌的情绪里,好好记住下一次不要再这样惹没有人性的混混。

所以,仔细的想了一下,黎尔觉得跟这个人以后不要有交集也行,反正他今日对黎尔的所作所为这么不齿。

*

看了看时间,落日黄昏,一个小时的时间到了。

赵晶晶还是没有等到黎尔,要报警时,黎尔背着书包从台球馆出来了。

长黑马尾乱了,眼睛通红,校服衬衫沾上了灰尘跟血,扣子还掉了一颗,说话声音也发哑。

“哎呀!黎尔,你是不是被周驰欺负了,我说了叫你不要去找他,你为什么要去?现在你知道了。”赵晶晶气得跺脚。

经历过一场恐慌的黎尔回答:“没事了,走吧。周驰没把我怎么样。”

“真的?那你看起来好像被周驰……”赵晶晶不愿意相信。

“我真的没事,周驰想欺负我来着,都把我绑了,但是有个人来救我了。”

“谁啊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问台球馆的老板娘,她也不认识。是个男的,应该年纪不大。”

“你没看到他的长相?”

“对,周驰刚才把我眼睛给蒙了,这个混账!”黎尔咬牙骂。

“没事就好,那我们快回家吧。”

天色暗黑的晚间,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周驰带着从涓雅药店偷来的人参,跪在药店门口,毕恭毕敬的举双手把人参归还。

很快,苏月巷辖区派出所的警察也开着警车赶来了。

看热闹的邻居上前来围观,纷纷议论。

“哎哟,那不是小霸王周驰吗?思锐中学最坏的学生,怎么规规矩矩的跪在这儿呀。”

“周驰偷了这个药店的人参,怎么主动愿意归还,还被人揍成这样,平时不是只有他揍别人的份吗?”

“派出所警察都来了,是来抓周驰的吗?”

“周驰这是怎么了,昨天不是还牛逼轰轰的骑着改装摩托满街溜?”

黎尔从药店里奔出来,把周驰手里的药接过。“现在你知道本小姐的厉害了。”她很得意,人参这么快就拿回来了。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周驰来给她道歉下跪。

周驰再也不敢对黎尔造次,因为把周驰揍得像头丧家犬的人说,黎尔是他的人。

周驰跪在地上给黎尔磕头道歉,“黎尔同学,今天对不起,我已经去派出所自首了,这些警察是来抓我的。”

连嗑三个响头之后,周驰被警察铐住了手,带上了警车,看热闹的邻居们也随之四散。

警车启动,坐在后排的周驰回头看停在苏月巷巷口里的劳斯莱斯幻影轿车。

适才,他就是从那辆轿车上被人踹下去的。

周驰咬

牙(),他到现在都还没想通。

坐在幻影后座上的那个顶级公子哥不是顾沐颖的男朋友吗?()_[()]?『来[]%看最新章节%完整章节』(),他为什么要管倪涓雅女儿的事。

他是太花了,占着顾沐颖还想勾搭这个黎尔?

还是太闲了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?

又或者,他是真的喜欢这个黎尔?

经过这件事后,黎尔在思锐中学再也没有受过任何欺负。

黎尔以为是自己受到了教训,学乖了,再也不去台球馆这种鱼龙混杂的危险地方所致。

“我十六岁去台球馆的故事就是这样的。”黎尔说。